恰青扶贫一二记

18.09.2018  17:36







        记不清这是我们第几次踏上前往恰青的路了,也许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道路你会尖叫、会惊恐、会祈祷,但是当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是第六次走上这条路的时候,你便会面不改色的跟同车的同事聊聊最近的所见所闻了,对于下乡扶贫,我们已经成为习惯,再也不会抱怨路途的遥远,也不会对留宿提出异议,更不会对九月飞雪感到惊奇,所以的一切,对于我们而言都只是理所当然,我们只是希望能够顺利、安全地找到各自的帮扶对象,然后聊聊近况、拉拉家常,最好再来一杯热热的奶茶。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当站在漫天的大雪中,喊着“一二一”的口号推车的时候,我已经预感到这次的扶贫之路注定跟原先的任何一次都不一样,所以在面对小事故时,我们同车的人都没有抱怨,而是不管男女都齐齐的加入到了推车的队伍里,因为,我们逃过了“一劫”,这是扶贫回来之后一位姑娘的感言,至于她所说的逃过了“一劫”是 

        在下乡的途中,由于雪天路滑,我们所乘的一辆警车在泥泞的下坡路上发生了一点事故,虽然车遭到了损坏,但庆幸人安然无恙,好在,顺利与帮扶对象会了面。

        “为什么你们每次来得时候都是下雪天,这是一位老奶奶在看到我们又一次在大雪天站在她们家门口之后说的话,其实就是特别奇怪,总感觉大雪好像也在为我们的到来而欢呼雀跃,虽然过程很艰难,但是当自己又一次和自己帮扶对象坐在炕上的时候,回想来时的艰辛,突然觉得也不算什么”一位小姐姐如是说到。

      “我感觉这次下乡是一根蒜救了我,”一位同事感慨到,因为在下乡的途中,她出现了高原反应,其实很奇怪,在前面的下乡中从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但是这次,她却是一路吐上去又吐下来,用她的原话就是“我感觉我都不是我自己了,但是好在我又一次和我的帮扶对象见面了”,是啊,一句“好在”包含了千言万语。

        “我到了我的贫困户家里,却发现他们不见了”,这是在中铁乡汇合后听到的最多的一句抱怨,因为我们的帮扶对象是牧民,所谓牧民就是没有固定的住所,他们以牛羊为伴,然后随着季节的变幻从这一个山头搬到另一个山头(一个山头一般只住一户人家),他们的草场一般为会冬季草场和夏季草场。据说,夏季草场比冬季草场更远,路更难走,而如今,刚好是夏季,掏出手机想打个电话联系一下,你会发现,信号为零,于是,无能为力的你只能掉头去另一个山头找下一家。

        “每次下乡扶贫回来我都想写一本书来纪念我的下乡历程,但是这次,我想两本可能都不够”一位女同事开玩笑似得说到,因为她们的车在途中突然坏了,他们叫了保险公司去拖车,而自己只能一边徒步一边请求支援,至于为什么不在原地等,因为,没有信号。

        虽然过程很艰难,但是真正入户之后你便会发现,友谊之树已经悄悄在我们和帮扶对象之间绽放,比起第一次见面,第六次见面的我们之间已经多了几分熟悉和亲近,你会不自觉的向他打听一下家里其他人的行踪,而他也会主动地向你问问你的近况,而对于一些扶贫惠民的政策他也会向你娓娓道来,也许,这就是我们一次一次下乡扶贫的最大的收获吧。

        子夜晚的星空特别美,但今晚,这种美不单单体现在夜晚本身的美景,它的美更多体现在人的心情的转变上,虽然很累、虽然很困,但是窗外,夜色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