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发现的《封燕然山铭》与汉匈百年战史

08.01.2018  20:22

2017年8月15日,久未有大新闻问世的中国考古界爆出了一条重大发现。在7月27日至8月1日之间,内蒙古大学蒙古学研究中心与蒙古国成吉思汗大学合作实地踏察,解读东汉永元元年(公元89年)国舅窦宪率大军大破北匈奴后所立摩崖石刻。经过认真辩识,初步确认此刻石即著名的班固所书《燕然山铭》。

封燕然山铭》石刻发现地

此次重大发现,不仅用考古发现印证了中国历史记载上的一个重要时刻,也让人不由的心生疑问。为什么如此壮烈的历史章节,偏偏在过去很少引人注意?《封燕然山铭》石刻本身,又揭示了怎么样的历史背景呢?不以大规模征伐出名的东汉王朝,为何能轻易做到当年汉武帝终身无法完成的成就?

工作人员拓印《封燕然山铭

汉朝对匈奴的决定性胜利

封燕然山铭》出自东汉时期的重要历史作者班固之手。燕然刻石是史书记载的边塞纪功碑最早的源头,这次刻石纪功行为被后世继承下来,从而形成边塞纪功碑的传统,一直沿革到清朝。而《封燕然山铭》正是为了纪念汉朝历史上对北方匈奴势力的决定性胜利而打造的。

汉之燕然山,即今日的杭爱山,位于蒙古国中部,离雁门关约1800公里。历史上,此地一直作为汉族抗击匈奴的前线,燕然山频繁出现在古诗中。

今日的燕山

根据历史记载,公元89年的7月,当时的汉朝国舅兼车骑将军窦宪奉旨远征北匈奴。这也是东汉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征讨匈奴势力。除了准备充分的数万汉朝大军,此次远征的部队还包括了大量投靠东汉王朝的外族辅助部队。这其中既有后来在三国时代被屡屡记载的游牧民族乌桓,也有生活在今天西域地区的三十六国部队,以及河西走廊附近的羌族武装。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居住在蒙古高原南部与汉朝接壤的南匈奴势力。这些外族辅助军,一共为窦宪的大军提供了3万勇猛的骑兵力量。

面对这样一支来势汹汹的大军,北匈奴势力虽然竭尽所能,依然难以抵挡。双方首先在今蒙古达兰札达加德西北的稽落山一带展开激战。面对装备劲弩,有3000多辆辎重车掩护的汉军,匈奴的轻装弓骑兵难有作为。而汉朝、南匈奴、乌桓、西域邦国和羌族的骑兵,也在随后的反击中,将北匈奴人驱逐出战场。

艺术家笔下远征漠北的汉军骑兵

战役前后,据说汉军势力俘获、招抚北匈奴部众20万人,穷追北单于直至燕然山,大获全胜。稽落山战役后,汉军更是用骑兵部队乘胜追击,猛追北匈奴单于到了燕然山。此时的汉军已经前进至远离边塞三千余里的地方。窦宪与副将等登上燕然山视察。当时随军出征的班固则撰写了《封燕然山铭》一文,刻石纪功,颂扬汉军出塞三千里,奔袭北匈奴,破军斩将的赫赫战绩。

经此打击,无力继续与汉朝势力对抗的北匈奴在公元90年再次遭到亲汉朝的南匈奴攻击,不得已而向西奔逃,基本上推出了中国历史的大舞台。自西汉立国前夕就开始的匈奴威胁,自此算是基本解除。

窦宪的北伐,堪称盖世奇功;可就是这么一项天大的功绩,在后来的历史乃至民间却很少被人提及。史学家与民间说客都将打击匈奴的功劳,都记到了西汉的汉武帝头上,只留下《封燕然山铭》在塞外独自经受风吹雨淋。

窦宪伐北匈奴之战的进军路线

汉武帝的对匈策略与东汉截然不同

作为后世最为看重的反击匈奴强者,西汉的汉武帝与他发动的一系列对匈作战,都是为国人津津乐道的恢宏历史。在这场持续数十载的激烈对抗中,李广、卫青、霍去病、李广等名将先后登场,如群星般闪耀在漠北舞台上,给汉帝国留下无数辉煌伟大的胜利,其精彩程度远胜东汉时窦宪的压制性胜利。

然而,汉武帝时代的卫霍北伐并非汉匈战争的终点,汉武帝的对匈奴策略与他之后的汉朝朝廷,截然不同。

汉武帝时代对匈奴的反击,始于公元前133年的马邑之谋。但汉军的作战计划却因为雁门尉吏泄露军机而功败垂成。公元前130年,汉匈之间爆发了一次正面冲突。汉朝方面四员大将各率万骑四面出击。结果一路扑空,一路折损七千余人被击败,一路以李广的只身逃回而几乎被全歼,只有由卫青率领的一路攻破了龙城。

擅长骑马射箭的匈奴在西汉时期就已经是一大祸害

公元前128年,匈奴人又兵分三路攻入渔阳、辽西、雁门。除了在雁门被卫青击败,匈奴大军在其余两地如入无人之境,轻易战胜了当地驻守的太守军以及前来迎击的韩安国。为了掌握战争主动权,削弱匈奴实力,汉武帝命令卫青与李息迂回,直击河套平原的匈奴后方。此战汉军大败白羊王与楼烦王,夺取了河套平原。汉匈战争的第一阶段,才算是告一段落。

匈奴在丢失河套平原后并没有偃旗息鼓,反而加大了对汉朝边境的侵扰力度。于是汉武帝决定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战略反击,命卫青率大军北征匈奴。卫青果不负众望,大败匈奴单于本部和左贤王部。如此一来,汉朝北方边境受到的侵扰大幅减轻。不过,公元前121年被击败的左贤王还是在北平带领40000骑兵将李广团团围住,说明匈奴有生力量仍没有遭到致命打击。

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命霍去病、卫青各率50000大军,兵分两路,发动了著名的漠北大战。一路进攻单于本部,一路奔袭左贤王部。虽说汉朝方面的记载大肆吹嘘此次战役是汉军的全面胜利,但从双方损失对比上来看,这场战役只能说是惨胜。汉朝记载的匈奴虽折损八九万骑兵,从之后历代漠北部落的人口数量来看,此数字很可能被明显夸大了,而汉军也损失也达数万兵士和十万余匹马。

汉武帝时期和匈奴打的热闹却收效很少

漠北大战后,遭到打击的匈奴稍有收敛,但终究在公元前99年又出动11万骑兵围攻李广利、李陵。这样的局面,逼得汉武帝在公元前90年对匈奴发动了他在位期间最后一次大规模远征作战。主将李广利所率的主力虽连战连胜。但最终因为军心不稳,撤退时被匈奴五万骑兵切断后路,惨遭失败。大将李广利投降匈奴。

可以说,汉武帝一生的对匈奴政策都是强硬的对抗为主。虽然这位好大喜功之主在很多方面都给自己竖立功绩,但在与匈奴的漫长拉锯战相比,都不值一提了。大规模的征伐需要大量的兵马钱粮,汉武帝为此不惜以重税加以维持,却最终弄的汉朝全国疲惫,自己都无力再发动战争。

汉武帝后汉朝对匈策略恢复正常

汉武帝死后,继位的汉昭帝终其一朝都采取防御战略,唯有公元前78年派两万汉军截击欲进攻乌桓的匈奴军队。当时的匈奴仍然时常进犯汉境,只是由于汉昭帝加强边境防守,并未获取太大的战果,也没有在史书上留下多少轰轰烈烈的大规模交战。

虽然这样的专守防御策略看上去远远不如汉武帝时期的雄壮,却很好的让汉朝大部分地区能够休养生息。强大的汉朝也有了更多精力与财力,用在外交方面发展对匈奴势力的战略包围圈。此时,东方的乌桓崛起,西方的乌孙则与匈奴不和,他们都开始偏向汉朝,使得匈奴势力需要面对来自东西南三个方向的压力。汉宣帝趁势发动几次大规模作战行动,虽无很大的战果,但西北方向上的乌孙却大败匈奴主力。

东汉对于匈奴的策略是分而治之

当汉朝处于修养期时,继续与四方征战的匈奴反而开始因气候与人力资源耗尽等原因,面临饥荒。由于外战实力,内部资源等条件不足以分配,匈奴的部落联盟最终解体,出现了五位争夺权力的单于。自此以后,统一的匈奴政权才算彻底崩溃,暂时再无法与汉朝抗衡。

到了东汉建立的初期,蒙古高原上的匈奴势力基本上已经稳定成为了南北两部分。在东汉的积极和亲、贸易政策下,南匈奴很快便与汉朝握手言和,转而成为了东汉王朝在北部边境上的最大屏障。汉朝不仅将一些边境上的农垦区域让给南匈奴耕作,也定期以一定的钱粮支援。这让南匈奴人的力量很快足以同生活在更北方的北匈奴抗衡。窦宪出兵北伐,正是由南匈奴势力提议而促成的。

匈奴人最终发现他们的四周都是敌人

也由于东汉的实力增涨与外交成功。在双方的另一个战场西域,以班超为代表的汉朝势力,依靠非军事因素,就将当地三十六国中的大部分拉拢过来。这些西域军事力量也成为了窦宪北伐中的一支力量,并且他们与北匈奴的断绝联系,也让北匈奴失去了自己最后一块稳定的农产品供应区。

至于东面与匈奴不和的乌桓,河西地区时常不稳的羌族,也在这个阶段内享受了东汉雄厚的财政补助,愿意为洛阳的皇权效犬马之劳。这种花费不大而效果更好的政治、经济、外交谋划,远比汉武帝时的一根筋的远征攻伐政策要合理的多,效果自然也更为显著。然而仅仅是因为血腥的大战太少,难以在历史上留下尸山血海的记载与万骨枯的名将,让东汉的对匈奴策略容易被后人忽视。不过,随着《燕然山铭》的重见天日,这段隐匿而极具参考价值的历史,终究会引起我们的重视。

来源:凤凰历史  文史所供稿

省政府党组召开民主生活会 王建军主持
  1月16日,省政府党组召开民主生活会。科技厅
新作为 新发展 新篇章 2017年青海省科技创新工作阔步前进
  2017年青海省科技厅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和省委第十三次党代会精神,以“四个转变”落实“四个扎扎实实”重大要求,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全面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加快推进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科技创新的支撑作用日益显著。全年组织实施各类科技项目185项,省财政科技投入7.科技厅